我是单亲妈妈45岁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我今年45岁已离婚两年,我单独的住在一栋新买的房子里,我的独子,今年24岁,有空闲时,他会来帮我种植些花草造景。

    上个星期六上午,他来帮我种些小灌木矮树林和一整片花床。那天我穿的是一件宽鬆衬衫短裤,为了舒适,没穿内衣。

    当我低头挖掘泥土移植花木时,不止一次,我发觉他不时望着我的胸前乳沟,更糟的是,我蹲下来整理花木时,发现我穿的短裤可以从裤管自到露出来的阴毛,我们一直忙到下午一点左右,天气闷热得使我们的衬衫沾粘着汗水和泥巴。

我提议进屋内先沖个澡,并提醒他将髒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等下一趟来时,可穿。

    我沖完澡穿上一件厚绒布的睡袍,站在水漕前洗水果,他沖完澡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只围着浴巾来到我背后,双臂环抱着我的腰,右手伸进睡袍内抚摸我的肚子。

「嘿…。嘿…」 我笑嘻嘻玩笑地说:「你最好放开你的手,我睡袍里面可没穿任何衣物呀!」

    我儿子吻着我的脖子回答我:「好性感呀!」再次亲吻我的项颈时更加抱紧我,将他的肚子紧紧地贴在我的屁股,睡袍外可感觉到他那翘起的阴茎硬梆梆的夹入我屁股之间。我吃吃笑地回头望着他说:「儿子,你真是个好色鬼,你连老妈都想要。」

    听我这幺叫他好色鬼,更加刺激他的反应,抱得更紧,上面吻着我的脖子和耳朵,下面一只手忙着摸索着我的小腹,另一手用手指头挖着我的肚脐眼打转。
  
    我说: 「小色鬼,不要这幺乱来,妈可要生气了。」很显然地我的口气没有发生作用,虽然不再吻我,但双手却伸入我的睡袍里抚摸我的乳头,引起我下体一阵收缩颤抖,我回过头,望着我的儿子,推开他的双手将睡袍重新裹紧说:「我宝贝的儿子,我想你是闹着玩的吧!我们可不能这幺乱来呀。」。

「妈! 妳看我这样像是闹着玩的吗?」他低头望着他那高举的肉棒对我说。

  我不知如何回答,又不好意思拒绝,心开始快速的跳动,正要回头叫他停止不可胡闹时,他已用他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口。

  我的天呀!我昏了头,不知为什幺,竟然张开双唇回应他的吻。他将舌头探入我口内,我没回绝,立刻地我们热情的吻了起来舌头相互擦撞转动。

  我们紧密地拥抱,坚实的肉棒磨擦着我的下腹部,我全身开始有了反应乳头向外凸出,两腿间似有液体流出…。

    当我警觉到我身体的反应时,睡袍已被拉开,儿子围在身上的浴巾也滑落在地板上,他拉我的手去握他那已坚硬如铁棒的阴茎,我握着的同时,他的双手也忙着抚摸我的乳房和屁股,低下头来吸吮我的乳头,他那摸我屁股的手指,从股沟间直接插进湿润的细缝中,有生以来第一次阴户被儿子抚弄,我高声哼叫全身软了下来。

    我全身无力,他扶持我到我房间,我已无法去反抗了,他脱下我的睡袍,我全身赤裸裸平躺在床上。

  他跨骑在我的肚子上,双手用姆指和食指捏撚着我的乳头,我哼哼唧唧地呻吟,右手套弄他骑在我肚脐上的阴茎,小声地呻吟说:「就用这样子来干我的乳房」。

因为我心理想着如果能让他洩在我的胸脯上,我就不需考虑,要不要让他进入我的里面。

    我双手将他的屁股抱紧,让他跨跪在我的胸前,火热的肉棒,就伸入双乳之间,我双手将乳房夹住,流出的少许精液润滑了他前后摇动磨擦的乳房,我也兴奋得在他向前推进时忍不住抬头吸吮那热腾腾的肉棒。他回手来挖我已湿漉漉的阴户,我夹紧双腿,更加的兴奋不停地抖动。

    我让他的肉棒深深地插入我的喉咙,他的呼吸开始急促,我晓得他快要射出来,我怕我喉咙会呛到,将肉棒吐了出来,一阵吼叫后,一团又一团的浓浓精液射向我的脸颊,飞过我的脸黏在头髮上,鼻头上,闻到腥臊精液味道,最后摆在我眼前的肉棒软了下来,我将他龟头上的最后一滴精液舔了乾净。

  我茫然地躺着不晓得下一步怎幺进行,幸好,儿子马上将头移向我的大腿之间,双手将腿分开,开始舔我的阴户,我已无力反抗或叫他停止,因为他抱着我的屁股压向他的脸,我整个慾火爆炸出来,我的阴户压在他的脸上像地震似地抖个不停,我的灵魂己离开了这个世界,喘着气,大声叫着。

高潮使我全身颤慄抖动,我的儿子,恰当地吸吮到我最敏感阴蒂,我差不多快失去了知觉。

    当我喘过气来时,他抬起头,向上移到我的脸吻着黏在我脸上的精液,我闻到我阴户的味道,同时下体感觉到他那又硬起的肉棍正要挤入我的湿滑的裂缝入口,我已无心考虑到后果会如何,开张了我的双腿,用手抓住如铁般坚硬的肉棒滑了进来,我哼哼—叫着,插到底时,已感觉到我们的阴毛磨擦,我已将儿子的肉棒全部包在我的里面了。

    他开始在我的湿润洞穴内,上下抽送,我双腿抬高,他用力向下压时,我的屁股便挤入床垫,当他向下插入时阴囊拍打着我湿漉漉的屁股---劈拍地作响,龟头撞击到子宫,一次又一次我快要高潮时我低声问道:「你要射进我里面吗?」还来不及阻止,他加快抽送喘嘘嘘地回答我说:「是的」。

    俩人同时射了出来,我们喷出的爱液流到我的屁股,我们都完全释放洩了出来,儿子已精疲力尽,瘫在我身上,软下来的肉棒乃在我体内。

  当我们精力少为恢复过来时,我要他答应,这是我们俩人之间的秘密,并且要他遵守对我的尊重,不只是一夜情,我们的特殊关係,现在还持续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