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杀人狂家族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花都杀人狂家族!

《花都妇女杂誌》2005年3月刊恐怖吃人家族2年吃掉170多人
2002年7月花都惊曝血案,一个来自阿美尔的移民家庭全部成员都被逮捕。而更加惊人的,警方在这个家庭住宅地下室,一共发现了172具头骨和大量散乱的人骨头.
事情追溯到2000年3月,比尔盖达一家从阿美尔来到国家社会主义的花都。比尔是个高级软体工程师,但他还是一个高大的白人。外表总是和蔼,身材发福略微秃顶。而他的妻子是个身材苗条的白人女子,她身高只有158釐米,长的十分秀气文静说话也文绉绉的,有知识份子女性的风範。盖达家族有3个子女,大儿子加菲17岁,女儿玛丽15岁,后来还有一个小女儿苏妃。他们一家总是给别人一种内向保守感觉,不经常跟别人接触却爲人友善。以至于他们被捕后当地邻居十分惊奇。
根据交待,比尔本来就有吃人倾向,他还是阿美尔吃人狂网路俱乐部的秘密成员.他之所以选择花都就是爲了成爲逃避法律制裁和利用冷战空隙。而沙琳娜也是吃人狂,她更加的偏爱男人的生殖器。在阿美尔两个疯狂的罪犯就谋杀了3个不到18岁的男孩,沙琳娜更加形容自己僞装成妓女,将他们骗到家中。然后比尔用猎枪打死他们。她坦然孩子们不喜欢火药味,当时两个人都非常的害怕,只能用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爲了逃避阿美尔联邦调查局的追捕,两个人改名仪容,从南部的麦克塔斯州,一直流亡到阿拉斯加。
进入花都实际上利用了当时冷战的空隙,许多从资本主义国家奔向社会主义自由的民主人士,可以在阿拉斯加弄到船只.他们带上孩子流亡到俄罗斯苏维埃,然后从那裏住宿一段后来到民国,接着凭藉工程师的身份掩护终于来到梦想中的花都。
在花都盖世太保成立之前,花都奉行国家共産主义福利制度,许多人不劳而获.这导致了毒品,还有犯罪滋生。不过奉行开放民主的政策下,政府一直打击不力。虽然花都保留了死刑,可是很少有人真正被处死。人们称花都是东方的伊甸园.
国家共産主义制度下,来自阿美尔的自由人士受到优待,他们被允许拥有超标準的免费福利住房。比尔一家甚至分到了一个独立的别墅。
在一段时间的潜伏后,比尔失业了而这恰恰成爲他们摆脱束缚的开始。国家共産主义下粮食就在社区福利单位,可以随便吃。而且还可以凭藉户口带走一天的食物。根本没有任何思想和工作压力的情况下,比尔用网路这个犯罪工具和阿美尔的同伙重新联繫上。
第一次谋杀是在2000年4月19日。虽然刚刚到来不久,可是两个人已经无法克制心中杀人的冲动。沙琳娜打扮的妖豔去寻找猎物,终于一个黑人少年成爲牺牲品。这个少年十分的瘦弱,而且戴着眼镜.沙琳娜主动的上前勾搭。当时性开放的环境下,她乾脆直接提出和她回家做爱。天真的孩子竟然答应了,他只是要求中午回到妈妈那裏吃饭。
沙琳娜在监狱中回忆起那个少年,竟然淫笑的骂他是因爲好色才送了性命。花都当时交通工具都是免费的,空虚的国家共産主义是建立在巨大消耗上的。一到家中,沙琳娜十分高兴的让他喝茶吃糖果。当时比尔出去了,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家中只是有她一个人。她形容自己非常的害怕,可是想到杀人的快乐,她却十分的兴奋.她不停的爱抚孩子,而且说自己喜欢在性虐待中体会高潮,那孩子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条件是玩玩后也要让他虐待沙琳娜。
沙琳娜兴奋的找来绳子,她把孩子捆绑起来。又在孩子嘴巴贴上胶布,而且蒙上眼睛。她赤身裸体坐在那个孩子的背上,用丝袜缠住他的脖子。大概那个孩子意识到不妙可是呜咽的挣扎。沙琳娜回忆床抖动的非常厉害,她当时非常害怕孩子会挣脱开.她屁股下麻麻的根本没有高潮只有紧张,她叉开腿光屁股用力压在孩子身上,她脑子中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双手死死扯住丝袜用力向两边拉扯。渐渐的那个孩子停止挣扎,沙琳娜形容孩子就像一只软弱的大虫子,很快就结束了性命。她裸体坐在孩子的尸体上手淫,她抚摸自己乳房还有大腿根。并且用相机拍摄了几张照片。
沙琳娜回忆晚上回家后,她悄悄的把比尔拉进屋子,指住床下说自己杀了人。
她形容比尔兴奋的慌忙把尸体从床下拉出观察,他还变态的对尸体进行鸡奸。而在那个晚上,他们夫妻在自己孩子入睡后把那个黑人孩子尸体拖到卫生间分尸。他们裸体干了这一切,两个人兴奋的互相用血水搓洗身体.沙琳娜形容自己从来都没有这麽兴奋过,足足兴奋了几天。他们把尸体分割后的第二天竟然用人肉给自己孩子当早餐。
沙琳娜想按照老规矩等待风声过去,可是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切出气的平静.由于残肢的腐败气味,沙琳娜认爲这根本不是办法,她提出顾人修建一个地下室然后方便干活。她的想法很快被实施。他们找到装修公司设计一个地下室。那裏有暗门和旋转的楼梯,设计爲上下两层,上层可以存放东西,下层可以避难住人。他们还理所当然的称之爲爲了冷战做準备。
由于房屋已经建设,修改难度很大,建筑者从花园挖了地洞一直通到地下室。
然后设立起支柱,掏空了地下室挖出一个大坑。虽然尝试建立上下两层但是失败了,工程队只好改爲纵向的两个房间.而后来追加到3间.中间一间连通一楼的厨房,而右侧房间和中间屋子可以通过暗门走向花园.他们建立一套完善的通风设备而且加以修饰,外界几乎无法发现.整个工程花费了他们10万美元,可是沙琳娜依然认爲那是生命中最有价值的投资.
2000年8月11日,由一次血案开始了,他们以性活动爲藉口,很快骗取一名中年黑人妇女的信任。由于不放心,这名妇女还叫上自己的女儿。在沙琳娜的家中,盖达夫妻非常热情的给他们让座送茶水。母女两个根本没有防备,她们喝下了放有安眠药的茶水。
在她们晕倒后,盖达夫妇把两个女人扒光衣服背下去关进左侧的牢房。两个人精心打扮后赤身裸体的下来,沙琳娜回忆那个黑人妇女非常的丰满,她剃光头髮,头皮青青的身上脂肪丰厚。她的女儿比较瘦弱,留着一头短髮,而且乳房也不大。
他们在这个没有人知道的地下室尽情的娱乐并且折磨两个人。比尔强姦了母女,而沙琳娜割断她们的喉咙。她回忆血一下子就喷溅出来,喷到她裸体上,弄得她新丝袜上都是。可是她很痛快,她杀了两个女黑鬼。在地下室还可以连接电线,而右侧房间是一个储藏室,裏面放了冰箱柜子什麽。后来爲了防止逃跑,沙琳娜用水泥堵死了外通道,只是留下和一楼厨房连接的暗道。中间的房子就是恐怖的屠夫乐园,瓷片的墙壁上挂了各种刑具和人体残肢。后来右侧房间也成爲折磨人的地方。他们买来挂猪肉的大鈎子,还有各种刀具,铁锅和一把铡刀十分的恐怖。
沙琳娜说她清楚共産主义国家的法律,杀人是要判处死刑的,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所以在被捕前她要创造一个奇迹。虽然间隔不久就会有人被杀害,但是沙琳娜甚至研究了杀人方式,她从来不对邻居和社区下手。而且从来不伤害熟悉的人。只是对付那些流动的穷人,流浪汉还有社会边缘离家出走的青少年。
11月8日那次屠杀最爲令他们满意,他们把陆续骗来的6女2男一起关押在地下室。沙琳娜非常喜欢阿美尔的电影《血腥女角斗士》她也认爲自己非常的野性。她买来面具把自己打扮一下子,再系上披风,她赤裸身体十分的兴奋.爲了照顾妻子,比尔专门找到一些柔弱的女性,而且把男子戴上镣铐.他陪伴妻子一起满足杀人欲望。那砍杀声音下,光屁股的女人害怕的尖叫起来只是往墙角蜷缩.
血流了很多,比尔处理男人,而沙琳娜用刀子疯狂的砍杀女人。她回忆自己把刀砍在一个金髮女人头上时候,她坚硬的头盖骨把自己手腕振的发麻。刀子掉在地板上,可是那些胆怯的姑娘根本不敢反抗,她从容的拿起刀子把这个女人推倒墙角一刀刀刺入她没有反抗的苍白裸体.沙琳娜说人死的时候都是可怜的,那个女人没有一下子死去,她用手捂住头上的伤口,血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她还在起伏乳房呼吸,她非常的坚强什麽都不说,坐在墙角,而她身上的血洞还在流血。
沙琳娜认爲如果不把这个精彩的场面记录下来就太遗憾了。他们离开牢房,而且回到上面,他们找了半天才找到摄影机.不过这个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吃饭,沙琳娜非常高兴的给孩子们用人肉作了午餐。他们下午匆匆来到牢房,这个时候那个金髮女子已经死去了,她的鲜血开始凝固。沙琳娜咒駡丈夫浪费粮食,而且人死了如果不儘快分割冷藏就不新鲜了。她形容自己像一个女皇,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
沙琳娜拿起砍刀走向裸体的女人中间,她们颤抖起来十分的害怕,终于一个高个子的女模特跪下求饶,只要不杀死她,她可以做任何事情。这个女模特乖乖的跟随沙琳娜从牢房出来,可是当她看到厨房鈎子上挂的女人体时候,她尖叫的光了屁股要从梯子上爬上去。她光了脚丫粘上血水,她怎麽也爬不快。乳房耸颤起来,小肚皮积显出肉褶。
比尔拉扯住女模特的大腿,她被比尔一下子揪扯下来。她不停的踢打挣扎可是没有用,沙琳娜用摄像机记录下这精彩的时刻。那个不幸的女人被比尔举起来,用她的下巴挂在鈎子上。“叽”那鈎子伴随女人体的重量,一下子刺穿女模特的下巴后侧与喉咙的交界处。鈎子恰好勾住女模特下巴,她被迫仰起自己脖子痛苦的踢动髒灰的脚丫挣扎,她还想用手把自己从上面揪扯下来。她无法惨叫,只有这样让血水从自己脖子流出。她颤抖起来尿水也喷出来。
挣扎了足足30分钟,女模特的手臂才僵硬的垂下来,可是她依旧还会眨动眼睛。血水顺着她身体滴到地板上,她赤裸的阴户裸露出来。她仰起脖子身体慢慢僵硬而且变得苍白。沙琳娜形容死亡的时刻是美妙的,她喜欢让年轻的姑娘体会死亡。
比尔亢奋的抱住女尸,鸡奸她的肛门,而从尸体上获得性高潮是比尔的爱好。
回到家的加菲发现自己摄像机上多了血印记,他十分害怕询问父母。而沙琳娜威胁他参与谋杀在共産主义国家都要判处死刑。而且沙琳娜认爲自己摄影的并不精彩,她强烈要求自己的儿子爲自己杀人,她警告儿子每天吃的都是人肉。而且她还说加菲用迷药诱姦少女,同样是死罪难逃。
被捕后的加菲怒駡母亲是妖女,是她让一家都陷入犯罪泥潭。
两个孩子被母亲告知杀人就像电子游戏中一样,十分的简单而且没有人知道也不会受到惩罚.加菲给摄像机装备上防水和防震的摄影头.
玛丽则守护楼梯口,他们都非常的害怕,可是沙琳娜逼迫他们必须杀人,否则就要杀死他们。
比尔带出一个黑人小姑娘,先让玛丽练习杀人。玛丽哆哆嗦嗦拿起尖刀,而残酷的父亲竟然亲手帮助女儿刺向一个陌生的姑娘。那个小姑娘尖叫起来,刀子刺入她的脖子,而鲜血一下子喷溅到屋顶。鲜血在瓷片上凝结成血水珠,纷纷滴下。玛丽回忆自己被喷溅了一身鲜血,她十分害怕裙子都湿透了,可是她不敢不干。
一个黄皮肤的中年女人扭动自己青皮秃头在地板上蠕动挣扎,她丰肥的小肚子上积显肉褶。一对小奶子来回颤抖。由于嘴巴被贴上胶布,她只有呜呜的颤抖。女人的手脚都被捆绑,她手背在身后,肥润的脚丫也被绳子捆绑勒出红印记。加菲知道轮到自己了,他颤抖的接过刀子,走到那个女人身边。
可怜的中年妇女挣扎起来,她扭动自己青皮光头似乎在祈求。绳索镶嵌入她丰肥的小肚皮,黑黑的阴毛下阴户絮积起来。她坐起来,搓动自己肥润的脚丫挣扎。她就像一个蠕动的大虫子,她麻木的扭曲自己身体十分的可怜.加菲强姦了她,而且他始终没有敢下手。因爲他无法忘记那黄皮肤妇女可怜的挣扎,那是一个人爲了活命的挣扎。
那个黄皮肤女人被比尔扛起来,他把她的肩胛挂在铁鈎子上。母亲沙琳娜熟练的抄起一把尖刀,刺入那个女人的肚皮。鲜血一下子流出来。“叽~叽”的切割声音下,那个痛苦的女人还扭动青皮光头挣扎,她似乎哭丧脸蛋想说出什麽,可是鲜血浸湿了胶布。她鼻孔也在流出血水来。那血淋淋的淡黄白色脂肪被切割开,还有令人噁心的内脏.沙琳娜兴奋的掏出那女人褶子堆积的血淋淋白色肠子,她从裏面挤出还未成形状的软软大便。她甚至强迫自己女儿吃下去。
那个女人还扭曲身体,她痛苦而悲愤。她睁大眼睛久久的无法平静.那一个
晚上谁都没有睡觉,加菲强姦了自己的妹妹,因爲他在强姦中体会报复母亲的快感。那光了身子爬动的裸体女人让他无法安静.
沙琳娜回忆,她把吃剩下的人骨头扔到牢房中,这个样子就像战绩一样炫耀,
而且她更加的担心被发现.她承认在人骨头上的收集有些夸张,而且她认爲许多骨头是从墓地和医院废弃的人体解剖器官中偷盗的。
她经常光了屁股去偷窃东西。这个样子在裸体的奔跑中体会性爱无法比拟的高潮。而且她说在湖泊,也就是花都的天鹅湖,她发现一个党卫军处决政治犯的墓穴。大量的尸骨都是在那裏偷窃的,她实际上根本没有杀死172个人那麽夸张。因爲有的死人还有明显的子弹射击痕迹。
2001年3月漂亮的女啤酒推销员阿嫚妲凯莉被加菲骗到家中。她被灌下早已经準备好的安眠药后昏迷过去。加菲给她剃光头髮,而且拖到地下室关起来。加菲回忆那个女人长的非常漂亮,她一头柔顺的棕色头髮,大眼睛高鼻梁。身材苗条,乳房丰满诱人,臀部浑圆肉润。加菲剃光她的头髮,阿嫚妲那青青的头皮让加菲冲动起来,他握住自己阴茎在阿嫚妲光头上面蹭触几次。那短短的青皮发碴真的太让他兴奋了。
加菲把阿嫚妲当作自己的宠物,他祈求父母把阿嫚妲饲养起来。由于沙琳娜已经怀孕了,她显得非常宽容。
以后几乎每天加菲都要到地下室和阿嫚妲做爱,他威胁不服从就杀死她。阿嫚妲被迫同意变态的性关係,可是加菲总是对她的秃头还有脚丫和屁股感兴趣。她被刮光了头髮还有阴毛,甚至加菲还允许她上楼洗澡。
当然是戴上手铐还有脚镣。
阿嫚妲洗澡时候十分诱人。她丰挺白润的奶子被水沖去了污垢。乾乾净净的阴阜上毛碴腻腻动人。她抿夹的阴唇颤抖起来,她浮凸的小肚皮积显肉褶。流水沖刷她那腻润的光头,她光洁的大腿还有滚圆的屁股腻颤细嫩。阿嫚妲戴上手铐,她脚镣那种“哗哗”的声音十分动听。她的脚丫白腻,比较大嫩嫩的几乎让人想咬上一口。她每次都十分的听话,有时候不方便,她还会祈求加菲爲她搓洗阴户和裸背。那沐浴乳搓洗在她滑腻的光头上,细润的感觉格外令人心动。
加菲爲阿嫚妲拍摄了大量的裸体照片。加菲甚至要和阿嫚妲结婚,而且他还强姦了自己的妹妹。阿嫚妲微笑的答应了,而她成爲本案的唯一幸存者。
爲了证明对家族的忠诚,阿嫚妲亲手勒死了一个13岁的黑人小姑娘。加菲拍摄这一切,阿嫚妲神情紧张,她光了身子骑在那个小姑娘的屁股上。她叉开光洁的双腿,光了白腻的脚丫子,夹动脚趾头.她害怕的颤耸乳房,低下光头用绳子勒住那个姑娘的脖子。阿嫚妲紧紧的扯动绳子,她闭上眼睛有些激动的咬住牙齿,她晃动自己方韵的青皮光头,颤抖的肉褶小肚皮下,白腻的阴唇抿夹颤抖。她胳膊紧紧的用力,那大脚丫子也在地板上叽叽的搓揉出响声。她脚趾头忍不住绷紧起来,那关节几乎发白变色。她勒死那个姑娘,她甚至发抖的尿失禁,她屁股软软的坐在尸体上不知道该怎麽办.
阿嫚妲在法庭上一直爲自己辩护,她声称如果不按照要求杀人,她自己也会成爲牺牲品。她痛哭流涕,她抚摸自己光头说自己没有犯罪请求法庭的宽恕。实际上除了那个黑人姑娘,她还杀了5个人,而其中3个都有人作证.另两个是她在牢房中杀死的。
一次一个黑人小男孩在牢房中和她发生争执,她怀恨在心,在人格的极度扭曲下,她拿起一根人腿骨活活的把孩子打死。当时惊醒的男孩子和她撕扯起来,可是裸体的阿嫚妲把这个孩子压在自己身体下,她光了屁股野性的骑在孩子身上用人腿骨不停的殴打这个孩子的头部。打昏他后爲了防止不死,又狠狠的卡住脖子。
玛丽后来作证是阿嫚妲杀死孩子并且吸血,而加菲辩护是他杀死孩子。
第二次有争论的杀人时间在2001年10月。加菲又骗过来一个黄皮肤的小美女,并且当着阿嫚妲的面和她做爱。阿嫚妲非常的妒忌在晚上,她趁那个姑娘熟睡后赤身裸体的悄悄爬过去。骑在那个姑娘身上双手死死的卡住她的脖子。姑娘一下子惊醒了,她用小黄脚丫挣扎起来踢打,可是高大的阿嫚妲坐在她肚皮上一下下狠狠的卡住她晃动。爲了怕这个小丫头不死,阿嫚妲拿起尖利骨头一下刺穿这个女人的脖子,而且爲了报复,她疯狂的用骨头扎这个姑娘的大腿根,阴户还有乳房和脚丫,她要发泄那种畸形的恋情。
事后加菲没有责怪她,相反还表扬她的爱和忠诚.即使这个样子,沙琳娜依
然无法信任她,根本不让她上楼只是把她关在地下室。让她处理人的内脏,从骨头上剔肉还有剥皮,以及看管其她受害人。阿嫚妲没有事情就光屁股在下面走来走去,哼哼歌曲而且吃人肉干。处理尸体的事情大多数在后来都交给她。她没有事情的时候也干个不停,偶尔休息也是躺在淩乱的骨头中。
她躺在加菲给自己準备的床垫上十分兴奋,她每天把和加菲约会当做最大乐趣。她有时候会手淫,而用那些女人的骨头插入自己阴道蠕动成爲性爱的乐趣。她最喜欢一截摩擦发亮女人腿骨,这就是那个黄皮肤少女的。她每天都接触非常血腥的工作,清洗下水,掏出内脏,而且用人的肠子灌入人肉製作香肠.阿嫚妲有时候还以殴打那些将死的受伤者爲乐趣。
这些日子杀人成爲一种必须的乐趣,不是一次偶然的意外,不知道暴行还要持续多久。怀特布彻曼32岁,她是加菲所在班机的外语教师。由于加菲不正常的表现和连续的成绩下降让她十分的关注。加菲整天旷课迟到,而且喜欢和女人勾搭。布彻曼夫人一直準备进行家访,可是加菲总是以各种藉口阻拦.
2002年3月18日,布彻曼夫人只身前往,门半开着可是没有人。她推门而入,看到地毯也脱去鞋子,只是穿上袜子进去。她打招呼可是没有人,在花都良好的环境下她就坐下等待。她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杂誌.可是没有多久她就昏迷过去。杀了人的加菲上来后看到自己老师躺在这裏非常的惊恐,他赶紧关上门,拿起布彻曼夫人的发臭鞋子回来。加菲叫上阿嫚妲才把160斤重的布彻曼夫人擡到地下室。阿嫚妲扒光夫人的衣服,她就像白条猪一样丰满肥胖。她把布彻曼的头髮剃光,她那乾净的秃头,圆圆脑袋刮的乾净.仅仅留下一些稀稀的毛碴。布彻曼夫人乳房很大,她的大白奶子耸垂起来,十分的鬆软。她腰肢上丰圆的脂肪兜积起来,腹部脂肪肥肥的凸出来兜积肉褶。浓密的阴毛弥散在小腹下,夫人鬆弛的阴唇也絮夹起来。
阿嫚妲脱下夫人的袜子,抚摸她肥润的白脚丫,那因爲高跟鞋挤压而变形的趾头挤并在一起。她舔允那脚掌享受女人脚丫的气味,她熟练的给夫人开膛,用刀子“叽~叽”的切割开她丰肥的肚皮,掏出那血淋淋的粗大肠子。那切割开的肚皮鲜血流出来肥肥的脂肪润颤起来。
她掏出夫人的肝脏,撒上一些盐水就开始享用。鲜血顺着阿嫚妲指尖流下来,
她不时的抚抚自己光头淫蕩的笑起来。
她切割下夫人的阴唇和阴蒂,就那麽带上鬆软的阴毛吃下去。那种血腥让人性冲动。阿嫚妲说这个肥女人折磨自己的丈夫,让他抄写单词,还有在课堂上批评.她吃下这个女人时候格外的兴奋,她几乎在冲动的享受高潮。那种肌肤滑腻的感觉,让她一辈子无法忘记。
布彻曼的家人发现她失蹤后,四处寻找,而学校也报案了。警方开始了盘查,
但是只是抓走一个流氓学生,因爲他有强姦女人的前科。加菲只是被简单的调查,他十分紧张,可是一切最终还是过去了。
不久中学毕业后,加菲继续待在家中和阿嫚妲做爱并且继续杀人勾当。爲了防止别人发现,他们把受害者的遗物都放在地下室,不过漂亮的衣服阿嫚妲总是会激动的穿上。有时候杀死一个女人只是因爲她头髮很漂亮,或者她穿了一双漂亮的鞋子,或者她的腿非常迷人。加菲和阿嫚妲把布彻曼夫人吃光后,把她的尸骨放在一个袋子中。加菲经常去抚摸那些骨头并且进行性幻想,佔有自己老师的骨头,他把阴茎插入夫人的头骨性交。他还命令阿嫚妲骑在布彻曼夫人的骨盆上拉屎,而这就是阿嫚妲的新便盆,她在佔有一个女人骨盆的时候体会无法形容的高潮。
加菲不久后开始后悔爲什麽那麽快杀死自己老师,他想物色一个丰满的家庭教师,他甚至强迫自己妹妹充当诱饵.玛丽看到自己妈妈生下小女儿苏妃后已经对自己没有了兴趣。而且她知道自己家族的性格,她是害怕自己会成爲牺牲品。她假装顺从然后跑了出去。
见到自己妹妹逃跑,加菲十分担心自己老师会报复,他匆匆的离开并且带上老师的尸骨準备埋葬。由于布彻曼失蹤和许多人的失蹤已经让花都警方开始搜查,加菲被警员搜查时候发现那一具人体骨骼。他随即被逮捕。伴随严厉的刑讯逼供他最终招认一切,警方立刻出击将盖达一家控制,从而这揭示了花都最爲疯狂和血腥的案件。
后记:由于涉及到许多敏感东西,科马政府甚至不许对这件事情进行报道。而且前政府低下的效率,直到今天都没有弄清楚案子的真相。对杀人犯的判决也久拖不决,人民群衆意见非常的巨大。
伟大的领袖朱莉娅女佛,在3年后英明的决定,所有人犯要以血偿血。不用浪费什麽精力再去审查。盖世太保最高刑事部核准对比尔一家所有男犯人执行淩迟处死,死刑分3天执行,第一天从四肢开始割肉,然后是让犯人鲜血流尽,并且在伤口上涂抹盐水。
女犯人关入精神病院终身关押,必须强制她们受到反覆的性摧残,而且要天天强迫吃屎喝尿,屎尿成爲她们唯一的食物,直到死亡。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