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悲歌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一个夏夜,南方小城徐来县的惠来饭店内,两个穿着警
的中年女人正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由于职业相同,两人几乎是一样的打扮:蓝色
短袖警服黑裤黑皮鞋、短头发。只不过左边的女人头发在发梢处烫了一圈,瘦削
的身材配上秀气的脸庞看着很有一番成熟的韵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厉
的眼神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右边的女人从身材上看像个欧洲女人,
从脸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个的加长版。瘦瘦的女人激动的摇着她的手说:「红燕,
红燕,这些年我好多次在梦里梦到你,你,你,你怎幺……?」田红燕也摇着对
方的手说道:「我怎幺,变丑了是吧?哈哈,你直说吧,我不在乎,咱是干刑警
的,要那幺好看干吗,再说都四十好几了,儿子都快考大学了,丑就丑呗!」说
完摸了摸範秋芳的脸:「你倒是没怎幺变哦,还是那幺漂亮!」……

  範秋芳和田红燕是警校同学,毕业后範秋芳分到了徐来县,由于工作积极、
业务能力突出,她从一名普通刑警、代理副大队长一直干到了队长,别看她是个
女的,看起来也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但手底下那帮虎背熊腰的大老伴们
个个都服她,她对于推理案情、刑侦案审特别拿手,并曾经发表过几篇论文,其
中一篇还获得了公安部的二等奖。田红燕毕业后分配到了南方一个叫三桂的县级
市,去的时候领导见她是个女的,便想让她干点整理资料、接待来访报警之类的
清閑工作,但田红燕从小跟着会武术的父亲练过武,又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便
拒绝了领导在好意,要去最危险的刑警队,领导拗不过她只好同意,刚去的时候,
刑警队的老人们都不看好她,觉得一个女的,打也不行、追起来也跑不快,碰到
危险分子说不定还要分心去照顾她,可几个月下来,这帮刑警队员没人再敢小瞧
她了,这小姑娘那见一个猛,抓坏人时每次都是头一个往上沖,而且擒拿格斗也
是骁勇无比,好几次单挑穷兇极恶的杀人犯,基本上对方在她手上都过不了五六
招,这些年也是破了好多大案,如今的田红燕已经是三桂市的公安局副局长了。

  範秋芳说道:「红燕,咱俩这幺多年没见了,这次你可要在这好好玩几天,
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田红燕道:「不行啊,这次是陪大领导去开会的,刚
好他在你们这有个多年没见的亲戚,领导说正好路过就去看望一下,我就趁着这
点功夫找你聚一下,九点钟就要走了。」两个好姐妹又聊了一个小时后只好依依
不舍的再次离别,彼此都不知道下次重逢会是何时了!

  徐来县。

  回到家时已经晚上9点半了,範秋芳弯腰疲惫不堪的脱下黑皮鞋和尼龙袜,
见客厅里电视正在放着足球比赛,17岁的儿子胡翔正躺在沙发上看的手舞足蹈:
「好球!射啊!傻逼,还传,传你妈吗!」範秋芳听着儿子说着粗话不由皱眉来
到沙发前厉声教训道:「小翔,都几点了,怎幺还在看电视?明天不上学了?」
说话的时候她眼睛正好覆盖到了儿子身上,由于天热,胡翔只穿着一条白色的三
角裤,範秋芳由于工作忙平时对儿子生活上没那幺多时间去照顾,胡翔和他爸两
个男人也是能对付就对付,以致这条紧身的三角裤已经变的松松垮垮了,範秋芳
无意中看到了儿子右胯下一个长着黑毛的红通通的球状物体,多年的职业习惯,
让她顺便往上看了看,也同业是由于职业习惯,她已经不自觉的分析出了:很长,
很粗!这些都只是瞬间的事,範秋芳也没有这些龌龊的想法,只是条件反射而已,
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脸红了一下,忙边往房里走边头也不回的说道:「赶紧关了早
点睡啊!」

  冰冷的水不停的洒在範秋芳赤裸的身上,虽然已经46岁了,但她的皮肤还
是很光滑,只是本就不大的双乳由于缺少爱抚变的更小而且下垂明显,但她腋下
和阴部的毛发却是异常旺盛,茂密的黑色长毛或直或卷与白皙的皮肤、秀气文静
的脸庞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範秋芳从来不打理毛发,甚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做为一名刑警大队长,忙起来时经常饭都顾不上吃,有时甚至几天才能回一次家,
谁还有时间去和那些小女人一样精雕细琢的!俗话说:虎父(母)无犬子,这话
也不一定对,範秋芳此时打破脑袋也想不到,此时儿子正贴着门缝在偷看她洗澡,
手上还拿着一只她汗湿的肉色皮肤袜在鼻子上闻,另外一只袜子则套在儿子鸡巴
的前端。妈妈的肉色丝袜看着诱惑,闻起来却并不香,警察基本上都是穿皮鞋,
又一天到晚在外跑,基本上都有汗脚,这个不是人的问题,只要是干这一行的都
很难避免,但荷尔蒙异常活跃的胡翔却觉得刺激无比……

  範秋芳洗完澡回到房间就换上睡衣上了床,丈夫胡涛早已睡着了,她靠在床
上打开电视漫无目的的看着,也不知怎幺的她突然在心里问自己:「和老胡上一
次同房是什幺时候?可能是上个月,要不就是上上个月底。」她每天早出晚归的,
回家时经常是都深夜,洗完澡后就累的倒头就睡,夫妻俩交流的时间很少,而且
老胡也不是个性欲强的人,夫妻二人心里都觉得太主动会显得很流氓,于是本就
不多的性生活就真的屈指可数了。但偶尔閑下来的时候,如狼似虎年纪的範秋芳
也是非常想要的,但她的教育和修养让她很少会主动要求,只是在丈夫要求时会
比平时回应的热情些。

  範秋芳爱怜的摸了摸丈夫的额头,心里觉得亏欠丈夫太多,这幺多年的办案
过程中,她碰到过很多形形色色的性犯罪,有很多罪犯性亢奋的让她觉得不可思
议,她曾经抓到过一个强奸犯,审问时罪犯供述自己并不是坏人,只是由于性需
求量太大,平均每天至少两次,妻子实在受不了就和他离婚了,然后他又找了一
个,还是同样的原因又离婚了,这样离了三次后他的名声也就臭了,再也没有女
人愿意嫁给他了,严重性压抑的他憋的铤而走险,终于将自己送进了大牢。範秋
芳将手从丈夫的内裤伸出去,用中间的三根手指从阴茎根部、睪丸一直抚摸到肛
门附近,然后顺着这个路线来回的动,偶尔轻轻套弄两下阴茎,动作了一会后胡
涛也醒了,他马上趴到妻子身上,将她米黄色的睡衣解开,含着一只小巧的乳房
就吸了起来,吸着吸着範秋芳被道德禁锢的原始欲望就喷发了出来,她只觉得体
内痒的鉆心,于是够着手搓弄着丈夫半软半硬的阴茎,胡涛也越来越兴奋,身体
往下移到了妻子的阴部就要亲,範秋芳很保守,她羞涩的一笑:「别,放进来吧!」
胡涛出身于书香世家,也是个传统派,亲妻子阴部只是想讨妻子欢心而已,并不
是自己真的愿意舔那腥骚的地方,于是两人男上女下的动了起来。胡涛由于从小
到大都很少锻炼身体,而且常年都是久坐不动,终于在前年被诊断出得了前列腺
炎。他喘着粗气在妻子身上动了一百来下后,就啊啊的叫了两声射了出来,然后
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趴在妻子身上,範秋芳被弄的刚有点感觉就戛然而止,恨不
得立马用手指把高潮弄出来,但她还是平静的微笑着拍了拍老公的背:「把纸巾
拿来,」胡涛扯了一把递到妻子手上低声说:「芳,对不起!」範秋芳亲了一下
老公的脸道:「胡说什幺呢?我也舒服了,真的,睡吧,啊!明天还要早起呢!」
半小时后,见老公已熟睡,範秋芳侧身背对着丈夫红着脸用两根手指在阴道里抽
动起来……

  三桂市。

  田红燕开完会回到家已是第二天晚上十点钟,拿钥匙打开门一看,屋里一片
漆黑,看来儿子和丈夫都已睡了,她快速的放好东西,接着就洗澡后上床。与老
同学不一样,田红燕不管是办案子还是作爱都是急性子,也从不掩饰自己的需要。
靠在软软的床靠板上看了会电视后,她一眼扫到了旁边老公只穿着内裤的身体,
男人胯间的耸起让她觉得一阵燥热,便三两下把自己脱光,然后扯掉丈夫顾汉民
的内裤用手搓弄了起来,15秒后顾汉民醒了过来,忙笑着问候老婆:「燕,啥
时候回来的?」「刚刚。」田红燕嘴里说着话,手上的活也没停,可心急操不了
热逼,这顾汉民的鸡巴还是半软关硬的,「帮我吃吃!」顾汉民一边坏笑一边捏
着老婆的奶头说道。

  平常田红燕是不干的,结婚这幺多年她也只吃过四五回,但今天不知怎幺的,
阴道里痒的厉害,便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把丈夫的黑鸡巴吃到了嘴里,顾汉民舒
服的嗯了起来,手还按着田红燕的头要她深入,田红燕力气大,厌恶的把丈夫的
手扯到一边,嘴巴却乖巧的一边快速的深进深出,一边用舌头舔着沟沟周围,终
于硬了,田红燕急吼吼的自己掰开阴道套了进去,床快速的响着,田红燕两个大
大的奶子也快速的上下翻飞着,她牛高马大的身材在上面快速的耸动着,看上去
倒像是顾汉民正被她强奸似的。老婆的频率太快,才三分钟顾汉民就感觉要缴枪,
他连忙坐起来让老婆摆了个后入姿势,这也是他最喜欢的,田红燕种马一样的身
材从后面干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鸡巴又塞进去了,顾汉民不紧不慢的抽动
着(年纪大了,他不敢太快,那样射的快),手还时不时啪啪的打着老婆的大白
屁股。顾汉民虽然能力一般,但好在脑子活,每次感觉要射时就停下来换一个姿
势,就这样勉强把老婆餵了个大半饱才射出来,完成任务后两人都舒服的呼呼大
睡。田红燕长途奔波本已疲惫不堪,又越负荷的做了一次爱,这下睡的真是打雷
也不会醒,甚至都忘了穿上衣服,只是随手把毯子盖在了身上。

  第二天早上6点的时候,顾汉民被一阵阵急促的电话铃吵醒,他半睁着眼不
情愿的拿起电话说道:「餵,谁呀?这幺大早打电话。」

  「顾科长,不好意思,我是钟月,是这样,刚刚有很多居民打维修电话,我
查了一下,是汉景路到长寿路段出现了故障,局长让我通知你马上带人去抢修。」
顾汉民入下电话马上起身穿衣服起床,这大热天的停电可不是闹着玩的,十分钟
后他就穿好制服出了门,一着急房门都忘了关上。随着门哢嗒一声关上,紧挨着
大门的房间里田红燕儿子顾维军被这声音吵醒了,眼睛一睁开他不由的想起了昨
晚的事情:妈妈回家时他本来正在床上看一张黄色小说,一听门响他赶紧把灯关
掉装睡,然后是妈妈关门、回房、出来洗澡、再回房,听到父母房门再一次关上
的时候,他就想去跟好几天没见的妈妈说几句话,如果爸爸妈妈问他为什幺还没
睡,他就说起来尿尿看见妈妈的鞋在地上,知道妈妈回来了过来问候一声。走到
父母卧室前他刚要敲门,就听见爸爸的声音:「帮我吃吃。」,99年的高中生
谁不懂这个,顾维军一听兴奋的不得了,他咽了一口口水凑着门缝看了起来,只
见母亲把父亲的鸡巴含在嘴里又是吸又是舔的,父亲则一会摸奶一会摸屁股的,
看的少年人是热血沸腾,接下来的画面更是刺激,快50的父母亲操的花样翻新
的,看到母亲肥硕的奶子和磨盘般的大屁股,以前那销魂的呻吟声,16岁的顾
维军第一次有了奸母的沖动……

  被吵醒的顾维军马上感到尿意很浓,忙一溜小跑到卫生间,放完水后他不经
意的一啾,咦,父母卧室的门竟然是半开着的,顾维军心道:「难道妈妈也出去
了?不对啊,只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啊。」再一回头看鞋架,妈妈的三双皮鞋都
在,顾维军心里立刻有了一种沖动的想法:现在是夏天,妈妈睡觉应该穿的不多,
而且她出差刚回来,应该警觉性会降低,要是能看到些不该看的岂不是爽歪歪?
他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前,先贴着墻用余光往里面观察了一下:由于窗帘是紧闭
的,里面只有微弱的亮光,他又看了一眼床上,只见妈妈正侧身朝外睡着,这个
角度对他来说是最安全的,避免了突然的四目相对。顾维军脱掉拖鞋,赤脚屏息
的走进去蹲在了门边的床尾下面,再露出一点头看着床上,这一看鸡巴立马硬了,
原来母亲身上竟光溜溜的一丝不挂,只有腰间有一个薄薄的毯子盖住了从肚子到
膝盖上面一点的位置。顾维军心怦怦的加速跳着,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屏息观察
了一分钟后,听着母亲还在打呼,他便胆子大了一些,用手将毯子轻轻抽了一下,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田红燕的手只是随意的搭在毯子上,这一抽竟将毯子抽到了
一边。顾维军鸡巴这下硬成铁了,因为他的脸斜对着母亲两个又白又大的屁股,
从缝隙处到清楚的看到红黑的阴唇和一缕阴毛,他大着胆子弯腰扶着床沿将脸凑
到离屁股不远的地方,这下连皱巴巴的屁眼都看的一清二楚了,屁眼周围是一些
呈不规矩分布的又硬又短的黑毛,右侧还有一颗不大的黑痣。顾维军不能自持的
凑近用鼻子在母亲屁股上闻着,从屁股蛋一直闻到了屁眼,由于洗完澡后没有上
过厕所,田红燕的屁眼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味,从此小顾维军每天脑海里都会回
味母亲那芬芳的屁眼。差不多了,顾维军準备撤了,胆子再多他也不敢去舔那些
神秘部位,母亲是从小习武之人,又干了这幺多年刑警,那警惕性比一般男人都
要强不少,这个险不能随便冒,母肉是香,可那也得有命去偿不是?头缩了回来,
刚要转身走时,看见高大的母亲的十个脚趾露在床外,那脚上有不少老茧,脚皮
很硬,但顾维军觉得那白白的大脚十分性感,脚板他不能去舔,因为太痒会刺激
的容易醒过来,他小心翼翼的把母亲的脚趾含进了嘴里,然后像母亲吸父亲的鸡
巴一样,轻轻用嘴吮吸,刚玩了一会,田红燕吧唧着嘴翻了个身,顾维军吓的魂
飞魄散,赶紧爬着逃回了房间。

  徐来县。

  範秋芳坐在办公桌前,拿过一个牛皮纸装着的卷宗,这是刚刚破获的一起少
年杀人案的审讯纪录。

  「姓名。」

  「田小宇。」

  「年龄。」

  「17。」

  ……

  警察:「你为什幺拿刀捅周晓锋?」

  田小宇:「他敲诈我,说我不给他一千块钱就要把我的事说出去。他不是个
东西,我拿他当最好的哥们,他却来敲诈我!」

  警察:「他要把你的什幺事说出去?」

  田小宇:「……」

  警察:「快说,你不说我们等周晓锋醒来不也一样会知道吗?」

  田小宇:「我,我……」

  警察:「你到底说不说?我警告你哦,你自己说和周晓锋说性质可不一样,
你自己说算是坦白,量刑时也不一样的!」

  田小宇:「我,我从去年,就、就、就和我妈……」

  警察:「痛快点,别像挤牛奶似的,没那幺多时间跟你耗!」

  田小宇:「和我妈、我妈、我妈,在、在、在一起睡!」

  警察:「说具体点。」

  田小宇:「我经常看黄色小说,尤其是写母子的,看着看着就想着和自己的
妈妈那样。我爸常年在外面打工,我妈在商场站柜台,她最喜欢看电视,没事就
喜欢坐沙发上翘着脚看,夏天时有时她看入迷了就不小心把腿分的很开,我好几
次都看到了她的内裤,就更想要那样了,有一回她在外面喝醉了,我扶她上床时
她搭着我的肩膀把我拉着压在了她身上,我就控制不住……呜呜呜,醒来后我妈
打了我好几个耳光,还让我跪着发誓再不那样了,我做了第一次后就更加渴望那
样了,第二天晚上我趁她洗澡时躲在了床底下,她也没注意我在不在自己房里,
等到半夜时我又爬上去那样,开始她拼命挣扎,还打我挠我,可后来,后来……」

  警察:「接着说。」

  範秋芳看到这有点不悦,感觉两个下属不像是在审案,倒像是听故事听上瘾
似的。

  田小宇:「后来她自己就、就、就坐到我身上动。再后来她几乎每天都要我
去她房里睡觉,时间长了我不愿意做了,我的没起来她做不成就、就、就用手和
嘴巴弄我,然后、然后自己在我上面动……有一回我没忍住不小心和周晓锋说了,
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範秋芳目光从卷宗上离开,忽然发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自己阴道竟然
不知不觉的湿润了。她扶在桌上轻轻捶了两下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脑袋嗡嗡响,
不由心里感叹道:「这都是些什幺人啊!母子之间都能做那种事!这儿子奸母确
实是大逆不道、违背人伦,但毕竟是青春萌动期,心智思想上都不成熟。最大的
错误是母亲,首先在家时不注意自己的衣着,在发生了第一次后洗澡还不锁门,
最可悲的是最后竟破罐子破摔,反倒和儿子像夫妻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