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の堕(魔物娘世界被侵蚀侵犯的勇者)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快走,罗特,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该死,我们掩护你,罗特,赶紧离开这裏,这个敌人太强了,现在的你还
不是对手,快走!」

  这个……是什幺……来着?

  模糊的场景下,依稀可见是在一片小树林,前方一男一女在和什幺对峙着,
男的一身看不清具体模样的铠甲,不过从其依稀反射出来的魔力光华来看,这定
是一件稀有的魔法装备。

  咦?魔法……装备?是什幺来着?

  视线转移到女人身上,由于太过模糊,看不清面容,身上的装备从光华来看
应该也是和男子属于同一类型的装备,不过男子手中的武器是长剑,女子的是一
把类似棍棒状的物体。

  「还愣着干什幺,快跑!」男子拿剑与那神祕对手对阵了一会儿,忽然朝视
线这裏大吼道。

  跑?我应该跑吗?

  视线一阵颤抖,随即一阵旋转,开始高速移动起来。

  「呃啊~~」感觉身后传来一阵惨叫,不知爲何,一股悲伤的气息涌了上来,
视线周围的景物愈发的模糊了,那是移动的更快的证明。

  「呵呵呵~还真是努力地在逃跑着呢,小罗特,但是,到此爲止了哟~」

  突然,一阵妖豔的笑声从耳边传来,视线再度高速旋转,一个巨大的类似口
器一样的东西猛然袭来,靠的近了还能依稀看到其上不断溢出的粘在边缘的未知
液体。

  ……

  「啊~~」

  一间朴素的小房间裏,突然从牀铺的位置传来一声惨叫。一个小男孩猛地起
身,汗水已经打溼了他的整个身体,男孩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清晨的光线照射在
他的身上,让他悸动的心缓缓平复了下来。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

  来,由远及近,不一会儿,房门被打开了,一位大约17,8岁的绝美少女带着
焦急的表情看向少年的方向,见少年没事,舒了一口气说道:」卡特,又做噩梦
了吗,放轻鬆,那只是个梦境而已,好了,已经不早了,赶紧起来準备吃早

  饭了。」

  卡特挠了挠头,拼命不去想那极爲真实的梦境,擡起头应了一声:「好的,
丝雅姐,马上就起来。」得到了答覆的少女点了点头,转身关上了门,在那一瞬
间卡特还听到了她哼的小曲。

  随着「砰」的关门声响起,卡特擡起右手,轻轻捲起袖子,紧紧地注视着右
手腕,在那裏,有着一个极爲可怕的图案,黑紫色的背景色,其上还有一只睁开
的恶魔的眼眸,此刻那图案正散发着淡淡的紫色烟雾,凸现着其的不平凡。

  卡特叹了一口气,这个图案已经跟随了他15年了,自有记忆起这个图案就伴
随着他。因爲这个图案,他被称爲恶魔之子,他被亲身父母所抛弃,拥有着这个
图案的他从小就受尽了各种白眼与冷漠,要不是丝雅姐收留了他,他可

  能还在过着风餐露宿的日子吧。

  圣魔大陆,这是一个拥有着三个超级大国的大陆,这三个超级大国分散在南
边,东北和西北三个方向,分别是卢兰斯洛国,罗尔特国和月影亚塔利国,这三
个大国支撑着人类最后的防线。

  这是一个人类与魔族并存的世界,人类从天使一方获取战斗力来获取与魔族
战斗的力量,即转职,能够从不同的职业获取不同程度的力量。从出生到现在人
们的说法来看,魔族是杀人不眨眼的极度兇恶之物,他们吞噬人类,残杀

  人类,将人类当做食物,卡特对于魔物的印象不咋的,因爲他认爲自己的手
全是魔族害的,同时庆幸自己是在三个大国的中间地带的中立国家阿莉卡缪国,
因爲他的手臂的图案如果出现在其余三个大国,早就被当成魔族杀掉了,而

  阿莉卡缪国,人们比较崇尚和平,所以对于卡特最多也只是出于本能的厌恶。
他和丝雅姐居住在阿莉卡缪国的边缘一个叫杰罗村的中型村庄裏,没办法,城镇
的房子太贵了,他们俩根本买不起。

  快速穿好一身朴素的衣装,卡特推门出去走到了大厅,入目的是一张木製的
桌子,其上摆放着几样可口的美食,一旁,丝雅姐正在忙碌着什幺。定睛一看,
原来丝雅姐已经準备好早餐了,正在摆放他的那一碗饭。

  蜜提丝雅,收养卡特的少女,卡特在少女家呆了几年了,已经将她当成自己
的姐姐,但是奇怪的是,对于这个姐姐,他除了知道她的姓名和她父母双亡以外,
其余的信息全都不知道,对了,丝雅姐的职业是牧师,现在已经是一位

  10级牧师了,平时家裏的收入都靠丝雅姐的治疗魔法来达成的。

  「对了哦,卡特酱,今天是天使神殿开放的日子呢,你也年满15岁了,可以
去转职了哦~来嚐嚐这个片鱼,啊~」饭桌上,丝雅姐夹起一个小小的片鱼就向
着卡特的嘴边递来,可爱的双眸中带着一丝狡黠。正在吃着东西的卡特下意

  思答道:「唔,我也想去,可是我的手呜呜呜呜~」话还没说完就被强制喂
了一个片鱼,卡特无奈的嚼完口中的食物道:「真是的,丝雅姐,你每次都这样
强行餵我吃东西。」坐在对面的丝雅姐轻笑了一声,道:」卡特酱不用担心啦,


  然你的手有那个图案,不过天使神殿只要不是魔族都可以转职的哦。」说着
又夹起一个片鱼猛然递来。

  「话是这幺说……」卡特躲过丝雅姐的二次餵食,看了一眼周围,由于只有
丝雅姐那一份治疗的收入,家中可以说是极爲贫穷了,连平时吃的菜也只能是片
鱼,碎肉这种劣等食物,作爲这个家中的一份子,卡特瞬间下定了决心,要爲家
裏分担负担,至少能让丝雅姐吃上中等食物。

  「拜拜了丝雅姐,我去神殿啦!」下定决心的卡特吃完东西,走出了房门,
回头对着房内的丝雅姐道别。

  不料,一阵香风袭来,卡特只觉眼睛一花,嘴上传来一阵溼滑的触感,还有
什幺东西舔弄的感觉,卡特感觉身体一颤,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他吃了一惊,发
现是丝雅姐正在用嘴脣和舌头吻着他,连忙推开了她,一丝透明晶莹的丝

  线从两人嘴脣处拉开,迅速消失,卡特迷茫地看着丝雅姐道:「丝雅姐,这
是,干什幺?」由于从小受尽白眼与冷漠,又没人教过他知识,所以卡特此时完
全不懂蜜提丝雅这个行爲的意义。

  「这个是只属于姐弟之间的告别仪式哦,好啦,卡特酱,该走啦,一路顺风
哦~」卡特懵懵懂懂地挠了挠头,心中感觉有哪裏不对,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完
全忽视了刚纔蜜提丝雅那不寻常的速度,转过身朝着神殿的方向走去,身

  后,蜜提丝雅舔了一下红润诱人嘴脣,露出了神祕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