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修真记-第19章 爬山遇袭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变身修真记-第19章 爬山遇袭





     见他要帮我参谋,心里觉得听听他的意见也不错,于是就点了点头,对他说︰「好啊,你有什幺好介绍?」


     「那要看妳买多少钱的车了。」他又说。


     「也不想买太好的,十几万的就可以了。」我说了一下自己的心理价位。


     「十几万的车很多啊,速腾、307、福克斯、高尔夫都不错的,要看妳喜欢谁了。」他随便对我说了几款。


     他说的这几款正好都在我的考虑之中,问他道︰「这几款,那一款好一点呢。」


     「呵呵,车这个东西没有那一款是真正完美的,这几款各有千秋吧,我个人推荐速腾,一来,车比较新,其车身强度是原来,老的桑塔纳的五倍,德国人严谨的做工,最主要的是它带ESP,妳不要小看它,在殊状况的时候它可是救命的东西……」他很专业的向我分析各款车的好坏。


     听了他的分析,自己又仔细衡量了一下,下定决心,就买速腾了,接着他又帮我跟大众4S店的老总打了一个招呼,最后以低于市价三万元成交了。


     手续一切办完,一个星期后提车,感觉有了他的帮忙真的是省事不少,自己是不懂的,要是一切全都自己跑的话,花钱不说,还要累的半死,于是很感激的对他说︰「谢谢王总了啊,晚上有空吗?请你吃个饭。」


     见我要请吃饭,王总笑了两声︰「好啊,美女请吃饭,我是一定赏光的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差不多也到了吃饭的时间,就又问他︰「今天有空吗?」


     「可以,没问题的。」王总爽快的回答。


     「吃什幺,你说,不要跟我客气啊。」我又问他。


     红波姊这个时候见我们要吃饭,就站了起来,对我说︰「你们要吃饭,那我不打搅你们了,我先走了。」


     我才要说︰「没关係,不会打搅我们。」,没想到王总已经叫司机準备车送红波姊了,红波姊望着我笑了笑,没说什幺,她走了以后,王总开车说要带我去一家很有名的私房菜馆,很好吃,我一定没有去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在车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閑聊着。


    「妳比上次见妳的时候漂亮了。」他说。


    「哦,是吗,谢谢了。」我说。


     「上次和妳过后,真的是希望再见到妳啊,怎幺也忘不了妳美丽的样子。」他又说。


     感觉他说的这话很无聊,但是无聊的男人又何止他一个,在心里笑了一下,回答他︰「那你为什幺不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呵呵,怎幺没打啊,可是一直都打不通,老是关机,后来就停机了。」他回答我说。


     「嘻嘻。」我笑了笑,我的手机号确实是换了。


     「妳的身体好了吗?」他又问我。


     我上次帮他口交的时候还没有完全的变成女人,下体一碰就非常的疼痛,所以骗他说身体不舒服,只能帮助他口交,这幺长时间我都忘了,可是他还能想的起来,赶紧回答他︰「好了,已经好了,谢谢你的关心。」


     见我说身体已经好了,他的眼楮一亮,继续问我︰「那妳现在还出来做兼职吗?」


    「什幺兼职。」他说的话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随即省悟,他是问我还卖不卖了,我脸一红,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踫到了红灯,他换挡的一只手乘空閑摸上了我的大腿,我没有躲避,任由他抚摸着开车到了菜馆,这家菜馆开在一个别墅里,他带着我到了别墅的二楼,在露台上选了一张能看着湖面的桌子坐了下来。


     我拿起菜谱,价格吓了我一跳,一盘炒土豆丝都要卖三十,真的是很让我郁闷,自己买一个土豆才一块钱,炒好最多不会超过一块五。


     他也没心思跟我边吃饭边欣赏这湖光山色,吃饱后立刻就带着我到了附近的一家饭店开了一间房,这家饭店我以前和人来过,感觉还不错,进了房间,把我按在了床上,几下就脱光了我的衣服,在我身上亲吻、抚摸了一会对我说︰「上次看见妳的时候,妳的奶头跟阴户还是粉红色的,嫩的要命,现在已经变成乌黑的了。」


     我笑了笑说︰「生活所逼啊,哪里像你们大老闆。」

     我这个时候全身的肌肤都是雪白的,就胸口的两个乳头是黑的,这要比淡红色的乳头更加的诱人,他一口含在了嘴里,拚命的吸了起来,「有奶耶。」他惊呼。


     这基本上是每个把我奶头含在嘴里的男人都会说的一句话,我懒得理他了,只是让他想吃就吃得了,哪里这幺多废话……


     在搞我搞的自己小弟弟这话那幺也硬不起来后,从我身上滚了下去,我走的时候并没有要他的钱,他却坚持要给,最后我也没办法只好收下,回到家,打电话给老姊和红波姊,她们的手机都关了机,知道她们现在正在办事,要不然手机是不会关的,姊夫在家老姊一定是跟姊夫,红波姊就不知道跟谁了。


     练完功,洗过澡,回到房间,把门锁了起来,害怕老爸再摸进来,倒不是我不愿再给他干,而是怕他这样给老妈发现不好,第二天早上醒来给老爸老妈做完了早饭,又去睡了一会,再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洗完他们吃过饭留下的碗,打电话给老姊,老姊说姊夫今天休息,她要陪他,再打给洪波姊,她说苏姊姊找她有事,就我一个人有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


     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很不错,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爬山了,于是决定今天一个人去爬上,穿了一套运动装,一双登山鞋,背了一个小背包,坐车来到山脚下,沿着登山石阶爬了起来。


     由于是週日的缘故,爬山的人很多,登山道嘈杂的要命,真的是后悔自己做出了今天来爬山的决定,可是来又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灵机一动,想起了一条很偏僻的小路,这条小路还是我做男人的时候知道的,由于很偏,爬起来又很费尽,所以几乎就没有人去走。


     今天也一样,小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由于我的身体已经有百分之二十的DNA被奼女功改造过,所以即使不运内力,我爬的也是飞快,在爬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有人在叫救命,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沿着声音一路找了过去,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进入了我的眼帘,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被一个男人按在了地上,男人已经把这个女孩子的裤子给脱了下来,扶着想要刺入女孩子的下体,女孩子就拚命的挣扎,一边叫救命,一边扭动着胯部,不让这个男人进入。


     现在漂亮的妓女多的是,只要花很少一点钱,什幺样的女人都是能玩到的,这个男人还在这里强姦一个女孩子,真的是有点气愤,于是我冲过去就想教训教训这个男人。


     可就在我过去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我,女孩子对我大声说︰「姊姊,救我啊。」


     而这个男人则对我说出了一句叽哩咕噜的话,原来他是一个日本人,我做男人的时候就是一个愤青,我太爷爷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带领乡亲逃避日本鬼子兵的追杀,被日本鬼子兵一枪打中了胸部,差点没挂掉。


     于是我改变了策略,假装很害怕的样子掉头就要跑,这个日本人哪里肯让我跑,冲过来一把抓住了我,拉过去让我和原来那个女孩一起坐在了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在我们的脸上晃了晃,又是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


     我不知道他说什幺,我边上的这个女孩子却知道,她颤声对我说︰「他要我们不要再反抗了,不然他把我们的脸给划花,他是来中国投资的,他就是把我们杀了中国的法律也不会判他的罪。」


     听了女孩子的翻译我心里一痛,中国目前的情况确实是这个样子,我知道这个日本人说的没有错,可是他今天碰到了我,我决定要他知道中国人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