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鞋记 - 少妇图片 -性感少妇图片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航机準四点半抵达中正国际机场。  

经过海关的检查。  

麦雅盛装出了入境室,手中提了是一只小化装箱。  

当她一离开入境室的一剎那,使她吃了一惊,十几只照相机对準她。  

一瞬间,闪光灯如闪电一般亮个不停。  

首先上来的是赵保,他接过她手中的手提箱。  

然后,有一大堆的人,拥过来包围了她,还有闪光灯在亮。  

他们把她拥到一角去,那边有一块横布用桿子撑了起来。  

上面是「欢迎麦雅小姐荣归」,下面是「麦雅影迷团」署名。  

闪光灯又是一阵亮起。  

然后有不少年青的少女。围住了她。要她签名留念。或与她合照。  

当然也不断的拍照,之后赵保和八个人拥了她到机场的餐厅。  

开记者招待会,要她报导她这次去东南亚一带随片登台的情形。  

记者先生们和麦雅都是很面熟的,他们都和她一起吃过不少次饭的。  

因此回答都是轻鬆的。  

麦雅就随口说了一些有关各地登台情形,当然是盛况空前的热闹。  

半小时后……  

记者招待会开过后,麦雅离开了餐厅。  

她好像了不起的要人似,摄影朋友跟在她身边。  

不断在拍她的动态,一直到门口。  

麦雅的黑色大房车有人驾驶来接她了,那是陶乐珊,她们互相  
打了一声招呼。  

麦雅坐到前面去,赵保和另外一个女人钻进了后座。  

这时候的闪光灯还在亮。  

车子一路在高速公路上跑着。  

过了一会儿,到了麦雅居处了。  

她首先到房内去把手提箱和不离手的皮包放好。  

然后叫赵保进来。  

他进来后笑说:「今天的场面不错吧!」  

麦雅点了点头。  

「我曾经对妳说过,妳回台湾时,我会替妳举行盛大欢迎会,  
祇要你早一天打电报回来,就好了。」  

她笑着说:「今晚晚餐,我不去了,一切交由你去招待吧!」  

「好!妳放心好了。」  

「这一票子的老友,喜欢打牌,你就由他们去打,总之,你是  
去付帐的。」  

说完了,她在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滋票交给他,说:  
「慢慢再和我算,你总得兑现吧!」  

「妳的滋票等于现钞。」  

麦雅对赵保笑了笑,他说:「明天妳看报好了,包妳满意就是。」  

赵保走了后。  

麦雅到外面招待陶乐珊和一个叫茜矇的女孩子了。  

陶乐珊本来是在俱乐部里和麦雅是怨家。  

可是她无法和麦雅对抗,麦雅不但条件比她好,而且还挂起了  
电影明星的头衔了。  

最后她向麦雅屈服了,她们是同一类,都是高级的秘密应召女  
郎了。  

麦雅自从失掉了财富之后,再要竖立起来,不让自己再倒下去  
。  

她不得不择手段地捞,出卖她天赋的本性,除名流财流之外。  

每一个豪富俱乐部中的人,如吴佩珍、金如骏等人,祇要出得  
起代价,她是毫不吝惜给予他们一份性爱的享受。  

好好在她的本性上。得已畅活一番,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  
。  

她在俱乐部中化了开去,已有暗算,一个人不够应付他们。  

于是,她便拉拢了陶乐珊,再由陶乐珊,再去带来了茜矇。  

茜矇这个女孩子年纪还很轻,祇有十九岁吧!  

她可是有一对娇人的乳房,是一个十分性感的小肉弹。  

麦雅以前有好的二部戏,标榜什幺文艺片、时装片的。  

实际上,都是粗製滥造的东西,祇卖掉了外埠几个拷贝而已。  

而且还是自己肉体去作赠品的。  

这二部片子,应算是僕倒街头了。  

这一次她改变了方针,因为所有外国进来的电影影响她。  

因为进口的外国影片,都是有黄色成份,以暴露成份属多。  

她也决定来这一条路线,因为在女朋友之中,她是脱出名的一  
个。  

于是她拍了一部新潮派的电影,她知道台湾的检查尺度甚严,  
她因此不準备在台湾地区上映。  

她预备在外埠发展,这部新潮电影,片名叫「青春之火」,通  
俗而明显的片名。  

戏内里是说二个少女,家庭出身很好,可是误交上阿飞朋友。  

由阿飞引诱,以緻堕落,内里有海滩上裸泳的场面内。  

阿飞开的派对场面,那是一种性派对,是后堕落做应召女郎的  
种种片断。  

题材是现成的,演来十分容易,而且花费成本也不大,没有多  
少布置。  

她特地请了一个香港名导演辛培尧前来助阵。  

辛培尧那是一位快速的导演,一部国语片子,最快半个月就可  
以拍竣。  

可是她这一部片子,迟了一点,总共花了一个月又七天完成了  
。  

她这部片子拍了这幺多天,已经算是琢磨了很多的时间。  

导演手法是平铺直叙的,很通俗的,容易为人接受的。  

戏中布置简单,阿飞露营在海滩上,祇有几个旅行帐幕。  

看女主角裸泳,然后野火会,男女阿飞乱来一遍瞎搞一起。  

阿飞开性派对,借一家漂亮别墅拍外表,内里是厅堂布景。  

各式非驴非马外国电影中,嬉皮式派对花样搬一点进去,看来  
十分奇怪神秘。  

未了,做了应召女郎,大酒店门口拍实景,看女主角进门,下  
面接房间布景。  

这部片祇有拍掉了麦雅十四万元,比她以前拍的片子,可要节  
省了一半。  

可是收获却大大不同,几个片商看了大为欣赏,外埠的版权就  
卖了十六万元,已经赚了二万元了。  

至于片商有一个条件,要她随片登台,也出了她的费用。  

供给她来回机票和登台薪酬,每天一百美金,以报她酬劳。  

说起这个不过是一种象徵性的。主要还是她需要出风头和扬名  
。  

因为这是新潮的电影,内里是黄色的,加上女主角登台表演。  

在外埠是十分收到好评的,做十天的,往往做了十五天。  

她每天几个戏院来回奔走,忙不过来,有的在戏未开映前登台  
。  

有的在映完后登台,不过是跳一场阿哥哥舞和唱二滋歌,算是  
表演了。  

本来在外埠去十五天的,结果她是耽留了一个月才回来的。  

每当她是在外地时,时常有信留给陶乐珊,报导情形很好。  

但是因为时间匆促,不能详谈,只好作罢。  

现在她是回来了,该是长谈的时候了。  

她出来招呼二人,刚坐下来,就随手取烟吸了起来了。  

陶乐珊笑道:「看你由机场到这里,神情这样高兴,在那边捞  
得不错吧?否则不会这样愉快的!」  

「那边太好捞了。」  

「可见我的判断没有错。」  

「我登台的虽然是小埠头,可是场面非常隆重,这一埠头的大  
人物,都看第一场的献映礼。」  

「妳有没有和大人物拍照?」陶乐珊问。  

「没有!」  

「那真可惜。」  

麦雅摇摇头说:「这是有原因的,慢慢我会讲给妳听不能一起  
拍照的原因。」  

片商是準备颳钱的,事先宣传做得极好,广告上说我的这部新  
潮电影,在日本、香港二地,都是速满二月的卖座电影。  

还说到大都市中,年青人一代的生活写照,要做父母者都能前  
去观看。  

再有年青一代也应观看,有些性交生活的错误之处,以示警惕  
。  

这意思就是老少鹹宜,还有当地首长推荐此片,献映礼也列席  
。  

女主角兼製作人也登台表演,预售二天门票。  

因此未献映前,三天门票就已经预售完了。  

因为戏院祇有八百座位,在当地算是最大的了。  

不过看过我这部片和登台的大人物,个个都对我有兴趣,要和  
片商商量,如何搭线了。  

我自然一百二十个摇头,搭起明星架子来了。  

「这个片商是你好朋友,妳还搭什幺架子,不要搭僵了?」陶  
乐珊笑说。  

「就是为了他是我的老朋友。」  

「怎幺说?」  

「我要搭搭架子,这个片商后来实在被大人物逼得没有办法,  
来求我,我勉强答应,但是要一万美金。」  

「这片商一口答应,但是我还要遮羞办法,那是一起去吃宵夜  
,喝醉了由这位大人物摆布了。」  

麦雅于是开始叙述一切的经过给陶乐珊和茜矇听。  

当天晚上我和另一个女人及富商,演了一剧戏,并把剧情做了  
演排。  

但是因为人数不足等到了几天之后,他们正式开始录戏了。  

陶乐珊好奇问道:「这戏开始放映了吗?」  

「现在正在剪接和配音,尚未放映,要过一阵子,才可能在东  
南亚地区先上映。」  

「那妳可以把剧情先告诉我们吧?」茜矇道。  

「好,那我现在就开始说了。」麦雅道。  

陶乐珊和茜矇专心听她叙述着。  

有一位富翁,对麦雅虽然是宠爱万分,但是对于房事交欢这一  
事,却是已经无能为力。  

一个月之中,大概只有两、三天与麦雅性交而已。  

其他的日子,麦雅便要长叹到天明了。  

麦雅现在只不过二十五、六岁,面对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  
,当然感到不满足的。  

但是在曾光雄有的是钱,在他未死之前,麦雅却不能去勾搭。  

因为她正想在曾光雄身上获得一笔钱,或等他死了之后,得到  
一部份财产。  

有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之后,麦雅便只能咬着牙齿根,即使发春  
,浪到暗恨,却不敢去勾情人。  

有一天,麦雅偶然出街,一出到门口,无意中撞着一个擦鞋童  
。  

两人对面一撞,这个擦鞋童一脚就踏污了麦雅的一双白鞋子。  

麦雅立刻大骂道:「喂!你没长眼睛啊?干吗,朝人身上撞,  
还是把眼睛装在裤底啊?」  

这擦鞋童一望,见她是一个摩登的少妇,便速忙向她陪罪道:  
「太太,真对不起,一时过失,把妳的鞋弄黑了,幸好我是个擦鞋  
童,我帮妳擦一擦。」  

麦雅一望.这个擦鞋童,已经有十八、九岁大了,生得端端正  
正的。  

而且见他精巧伶利,人品不错,便不再骂他,乃对他道:「你  
想帮我擦鞋吗?」  

「嗯!」  

「好!那你不如到我的家里来帮我擦鞋,不要在门口擦。」  

「好吧!随妳。」  

麦雅便把这名擦鞋童叫进屋子里面擦。  

这个擦鞋童都从来没有到过有钱人家,他就知道这位少妇一定  
係有钱的人。  

麦雅进了房间,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伸出一只脚出去。  

擦鞋童就拿了她的脚放在擦鞋箱上面,先拿了一块布想抹去上  
面的灰。  

麦雅忙叫道:「喂!你的布条那幺黑,怎幺能擦我的鞋啊?岂  
不是又把我的鞋弄黑了吗?」  

麦雅说完,马上拿出她的一条手中抛给擦鞋童。  

擦鞋童接过这一条手巾闻了闻,觉得一阵香味,乃道:「好香  
哟!这幺香的一条手巾怎幺拿来擦鞋子,岂不太浪费了?」  

「不要紧,你儘管照擦不误。」  

擦鞋童便将那条手巾拿起来擦鞋。  

麦雅这时候问道:「喂!你叫什幺名字啊?」  

「我叫做赵策呀!姓赵的赵,策略的策。」  

麦雅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真奇怪,叫做赵策呢?赵策  
与『照擦』同音差不多呀,岂不是奇怪吗?」  

赵策笑道:「这有什幺奇怪呢?就是逢人照擦,因为我的职业  
是擦鞋,逢人照擦,岂不是很合适吗?」  

麦雅更加笑道:「这个名字很好听,不过你如果是个大人的话  
,我就被你擦(插)?」  

赵策闻言,突然笑了一声:「妳愿被我擦(插)?」  

麦雅闻言大叫道:「擦,擦者插也!」  

「擦!擦!」赵策笑道。  

赵策一边擦鞋,一边望上来,对着麦雅一味笑。  

「你就快点擦,我可没有什幺闲工夫,等你来擦(插)哟!」  
麦雅道。  

赵策擦完了之后,便拿着白粉在白鞋上面擦去污点,使它乾净  
。  

他也非常仔细地擦着,偶然抬头一望,马上望到麦雅的大腿上  
。  

因为麦雅係穿着一件旗袍,他一望去,便见到她大腿上面好清  
楚。  

同时,麦雅坐在沙发椅係用高高地翘着双腿,所以他看得很清  
楚。  

不但见到麦雅的大腿好白,而且见到麦雅的一条三角裤露在外  
面。  

赵策以前未见过女人的肉体,一但见到了麦雅的大腿,雪花一  
样的。  

他便有点过瘾了,同时更见到里边的一条三角裤,赵策几乎失  
魂,竟然连擦鞋也忘了。  

麦雅一眼见了擦鞋童连擦鞋都忘了,她暗暗骂一声:「喂!小  
鬼,你当心你的眼球掉出来,怎幺还不赶快擦鞋?」  

赵策此时才低下头去擦鞋,但是他已经了解她的意思了,他道  
:「我看见妳那雪白的大腿,觉得好过瘾,所以才停下来看。」  

「难道你连女人的大腿,你都没有见过,那才奇怪,你这个小  
鬼。」  

赵策故意道:「我真的未曾看过女人的大腿,所以我就想看一  
看,见识见识。」  

「你今年几岁呀?」  

「我今年不过十八岁!」  

「你既然未曾看过女人吗?我等一下让你看个够好了?」  

麦雅这样讲,无非已经把他溶化了。  

谁知道赵策以为是真的,马上连鞋子都不擦了,坐在地上笑道  
:「太太,妳真的要给我看到够为止吗?」  

麦雅见他那幺想看,既然他要求,于是她便把心一横,连旗袍  
也除去了。  

此刻,麦雅只剩下一件胸罩和一条三角裤而已,那曲线玲珑。  

一对硕大的丰乳,高高大大地在胸罩下隐藏着,那三角洲凸起  
,也不输乳房之美。  

在麦雅的本意来说,一心一意想来溶化赵策,看他是否打过炮  
。  

她又想引诱他,假如他是个知情趣的人,乘机和他干一次也好  
。  

因为麦雅想找一个男人和她经常打抱,以发洩她的精力。  

不够因为曾光雄有钱,想要一笔遗产,所以不敢乱来。  

假如这个擦鞋童知情识趣的话,乘机和他打一炮,也是再妙也  
不过的事了。  

谁知赵策一见到麦雅脱掉了身上的旗袍,他就更加失魂落魄。  

这时只见她胸前的两个大奶。十分巨大,好似两个米袋一样。  

赵策不觉哗然一声叫道:「太太,妳的胸前的两个大奶子好大  
哟,如此巨大的奶子,连珍罗素都赶不及妳呢?」  

麦雅乘机道:「既然你说我的奶子大,你摸一下好了?」  

赵策闻言大喜道:「真的吗?妳肯给我摸一下吗?」  

麦雅暗想,等他摸了一下后,他就知道好不好了。  

如果识像的话,乘机会可以和他打上一炮。  

于是便点点头道:「当然。我肯给你摸一摸,但是你要好好地  
摸它哟!」  

赵策此时毫不客气了,他马上站在她的面前,伸出手在她的胸